澳门试赌网重庆八旬老人好集邮 精品捐赠博物馆
- 2019-08-07 14:40 -

  7月5日,家住重庆大渡口区新山村街道翠园社区的居民潘佑谷向大渡口区博物馆捐赠了近百枚纪念邮票、特种邮票、首日封和极限明信片。这已是她第三次向博物馆捐赠了。

  曾经有人想要花高价买下这些邮品,但她从未点头。选择将收藏多年的邮品捐给博物馆,1938年出生的潘佑谷说得很简单,她说:我收藏邮票已经几十年了,是一种情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我把它们捐给博物馆,让更多的人了解集邮文化,感受这‘方寸之间’的魅力。”

  谦逊有礼是潘佑谷留给人的第一印象。初次见面时,她银发下的面庞带着笑容,更显和蔼可亲。走进她的家,如同进入一个小型收藏馆,从客厅到卧室,整齐地摆放着用薄膜纸盖好的邮品。

  健谈是潘佑谷留给人的第二印象。“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了解得更多一些。”潘佑谷提起邮品,话匣子很快便打开了,时间一下子被带回到63年前。据她回忆,18岁的她来到大渡口区,成为一名电气技师。

  工作之余,她喜欢集邮。“大家知道首日封吗?就是在新邮票发行首日,将该套邮票的全套或单枚贴在特制信封右上角,加盖当天邮政日戳或特别纪念邮戳的信封。经邮政部门实际寄递的称为首日实寄封。”潘佑谷说,为了得到首日封,她和票友在新邮票发行当日要写近400封信。

  为了买到心仪的邮票,潘佑谷每逢休息日,总会奔走在各个邮局。“年轻时候为了收藏一枚邮票,省吃俭用,为了从票友那里淘出一张喜欢的邮票,往往要在全国各地奔波,有的时候一张喜欢的邮票,很有可能就花掉了两个月的工资。那会儿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块钱,在那个年代买邮票花费的就是巨款了。”潘佑谷说,她用一生的积蓄来收藏邮票,她自己都不记得收藏了多少邮品,据粗略统计有上万张。

  7月4日,大渡口区博物馆工作人员来到潘佑谷家中。在潘佑谷家中,两个高大的柜子靠墙而立,柜子里塞满了一册册收集整理好的邮票、首日封、极限明信片等,按照“历史人物”、“邮史春秋”、“人类与社会”、“文化艺术”等分门别类地摆放着。

  她的抽屉里,几本荣誉证书很是显眼,翻看一看,上面写着发给她的收藏证书,有区博物馆发的,也有三峡博物馆发的。这次,潘佑谷准备将部分邮品捐赠给区博物馆,而这也是她第三次捐赠“宝贝”给博物馆。

  “平时我最大的爱好是‘淘邮品’,看到喜爱的邮品就想买回家,但我也希望能有更多喜欢邮品的人一起分享。因此这些天,我一直在忙着做邮品的整理登记,为捐赠作准备。”潘佑谷说,她捐赠的每枚邮品都有一段故事,对她来说十分珍贵。现在她年事已高,把它捐出来比自己收藏更有意义,能让它有个好归宿。

  随后,大渡口区博物馆工作人员从潘佑谷家中取走她捐献的87枚邮品。其中比较有意义的是一组四张的明信片,是纪念同志诞生一百一十周年的。“我记得当时为了买到这四张明星片,我跑了大渡口区所有的邮局,后来又联系票友,他们从北京、广东、广西等地才帮忙找到。”潘佑谷说。

  从开始专门收集信封上的邮票,到后来靠着省吃俭用攒钱来买邮票,与集邮爱好者互换邮票,节假日有空就去“淘”邮取经,偶尔还跑去外省的邮展上观摩学习……靠着锲而不舍的积累,潘佑谷收集的邮品数量越来很多,但对于邮品的收藏和整理,无不看出潘佑谷对于邮品的珍惜和不舍,但令人感动的是,她几次选择将邮品捐赠出来。

  “之前我有12件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大礼堂风景明信片,有人给我打电话想要买走,出价还不低,我没答应。我想这些放在家里不能体现它们的价值,卖掉又不舍得,所以干脆捐出来,让它们重新实现自己的价值。”潘佑谷笑着说,现在这组首日封已经被她捐赠给了三峡博物馆。

  “每一枚邮品,身上都深印着一个时代的印痕,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如果只是自己看,所得有限。捐出来,才能让其发挥更大作用。邮品有了归宿,我的心里也踏实。”潘佑谷说,她只希望自己所有的藏品都能集而不散,世代共赏,让子孙后代从中了解我国的邮史知识,真正发挥好它们的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